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铺首衔环历史考
2016年06月22日 09:54 来源:收藏快报 作者:李佳梦 尹钊 张继超 字号

内容摘要:最早的“桃符”是用桃木板做成的,写上“神荼郁垒”的名字,后来才演变成春联和门神,唐代出现了驱鬼的钟馗作为门神,后来则是门将秦叔宝和尉迟恭将。其实,在神茶、郁垒之前,不论是门阙还是墓门,一些神人和辟邪的瑞兽之类虽未被明确称之为门神,但已经有了门神的含义。随着历史的演进,门祭活动在形式上发生了变化,祭祀所用祭品或器物由以前的“牲人”变为“牲畜”,祭祀的位置也由“门址下”转移到了门上,并用“桃梗”饰“门神”挂于门上或两旁,其功能从“主出入”保平安到“辟邪疫”。“牲人于门址下”的人体牺牲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在不断变化的社会机制中,趋于减弱乃至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宰杀动物来祭祀祖先,也有将氏族的图腾或禁忌的动物头安置于门上作为祭祀方式的民俗。

关键词:门神;门户;图;辟邪;出土;祭祀;观念;安置;徐州;门环

作者简介:

  ■江苏 李佳梦 尹钊 张继超

  其实,门户之祀起源于西汉。初起时,人们以“桃人饰门”、“画虎于门”、“户贴画鸡”等非人格化的神来守卫门户。而后出现的人格化的门神是“神荼、郁垒”。典出王充《论衡·订鬼篇》,所以《山海经》佚文,曰:“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技间东北日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有形,故执以食虎。”这个故事除将“神荼”、“郁垒”作为门神外,还延伸出如应劭《风俗通义》所称的“饰桃入、垂苇茭、画虎于门”的习俗。“神荼”、“郁垒”作为门神,除了文献还有实物为证,汉画像石上就有神荼郁垒执虎饲鬼的形象,与上述文献“执以食虎”的所述一致。

  在古人的观念中,路有路神,桥有桥神,门有门神。自从有了神荼郁垒,门神便有了专人的特指。尤其是刻版印刷普及之后,彩印的门神遍贴家家户户。“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元日》诗)这是一种民俗。是在新春时节除旧布新,讨个吉利。最早的“桃符”是用桃木板做成的,写上“神荼郁垒”的名字,后来才演变成春联和门神,唐代出现了驱鬼的钟馗作为门神,后来则是门将秦叔宝和尉迟恭将。

  其实,在神茶、郁垒之前,不论是门阙还是墓门,一些神人和辟邪的瑞兽之类虽未被明确称之为门神,但已经有了门神的含义。

  门神即是 “先妣神”。随着历史的演进,门祭活动在形式上发生了变化,祭祀所用祭品或器物由以前的“牲人”变为“牲畜”,祭祀的位置也由 “门址下”转移到了门上,并用 “桃梗”饰“门神”挂于门上或两旁,其功能从“主出入”保平安到“辟邪疫”。门神以其自然形态(神仙、动物、植物)开始出现。

  铺首是门祭的一种形式。“牲人于门址下”的人体牺牲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在不断变化的社会机制中,趋于减弱乃至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宰杀动物来祭祀祖先,也有将氏族的图腾或禁忌的动物头安置于门上作为祭祀方式的民俗。到了汉代,门上安置动物头演变成汉代“门”上的“铺首”,形成新建筑的装饰风格和风俗,其仍然隐含“镇灾避邪”之功能。《北史·流求国传》记载:“言流求国人家门户上必安置兽头”,给我们一个暗示了。

  在农耕文化的历史过程中,“家”是很重要的一种形式。每人都有一个家,又由无数个家组成了社会。因此,中国古人对家和家族的观念较强。不仅爱护家,维护家,而且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光宗耀祖、荣华门庭。

  从造型艺术上可以看出,人们为了爱护家和维护家,多强调圆满、富贵、合家欢乐;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又从相反的方面强调辟邪、消灾、合家平安。为了保平安,除了靠人力之外,在观念意识上几乎动用了所有的神灵祥兽,而且都是从大门开始。

  首先是“门神”。除此之外又请来了各种猛兽,就像后来的石狮子把门一样,对自己人是温驯的,但对外人则是凶猛的。大门的门环本是个实用之物,方便于开闭,而观念上的安全则是加了一个“铺首”。铺首是环的底座,可是,一旦把这底座变成了兽头,让它衔着门环,便增强了安全的意义,从仪表上看也更加威严了。

  司马相如《长门赋》:“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咳而似钟音。”

  傅毅《舞赋》:“黼帐祛而结组兮,铺首炳以煜煌。”

  这都是对“铺首衔环”的描写。那么,这“铺首”之“首”又是什么动物呢?不论从文献或对照其形象看,并非实指。也就是说,它是一种艺术的概括,是集勇武、凶猛的动物于一身,而塑造的一个最厉害的形象。它有炯炯有神的眼睛,锋利的獠牙,嗅觉灵敏的鼻头,竖立的大耳,坚硬的鬃毛;如虎似狼,像狮似豹,总之,是人们想象的一种内慈外凶的形象。有这样的铺首衔环,门户还不安全吗?

  以下为大家带来一些出土的铺首衔环。

  图1为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皆为兽面衔环式,表面鎏金。兽面部饰有鳞状纹,肥耳,大眼,眉毛和胡须均上卷,周围有卷曲的鬃毛。长11.5厘米。

  图2出土于徐州刘和墓,玉铺首为青白玉质,局部因受沁呈鸡骨白色,整体为一兽面衔环。兽面额部似桃形,膛目,两耳外突,面颊及额饰有卷云纹,两侧鬃须上卷,额与鬃须间透雕,兽鼻下卷,曲鼻衔环,环上刻绞丝纹。铺首背面饰卷云纹,中间有一圆形扣钮。从其两面均雕刻纹饰,长6.8厘米,可以认为这应是象征性的配饰。

  图3为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出土,铺首为兽面衔环样。兽面双目突出,双耳外撇,额似山尖形,整个兽面遍饰鳞形纹、三角纹、回形纹和麻点纹等。背面有两竖长方形鋬。这种铺首尺寸较大,长27厘米,兽面威严,象征着权力和地位,应是墓室门上的装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