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学前教育
效率至上还是忠实优先:学前儿童模仿学习机制探讨
2016年12月16日 10:56 来源:《心理科学进展》 作者:郑名 韩增霞 王志丹 字号

内容摘要:模仿是儿童学习的一种重要机制,但学前儿童在模仿他人行为的过程中,是注重效率原则而有选择性地模仿,还是注重忠实原则不加辨别地模仿?这一问题成为近10年来发展心理学,比较心理学和进化人类学中的争论问题。

关键词:模仿;效率;忠实;学习机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郑名,韩增霞,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兰州 730070);王志丹,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心理系(亚特兰大 30302)。

  内容提要:模仿是儿童学习的一种重要机制,但学前儿童在模仿他人行为的过程中,是注重效率原则而有选择性地模仿,还是注重忠实原则不加辨别地模仿?这一问题成为近10年来发展心理学,比较心理学和进化人类学中的争论问题。争论双方提供了大量实验证据支持各自观点,并提出种种假设以解释学前儿童的模仿学习机制。如基于因果关系推理角度提出自动因果编码假设和意图不清假设;基于社会交往角度提出社会依存假设和自然教育法假设等。迄今为止,尚无一个假设能解释所有证据。因此,在整合相关实验证据的基础上,提出了解释这一争论的新视角——“损益权衡”假设,即学前儿童模仿策略选择是特定情境下权衡利益与损失的过程。

  关 键 词:模仿 效率 忠实 学习机制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12JJD880018)。

  1 引言

  模仿是人类学习的重要机制。早在古希腊时期,人们就认识到了模仿对人类学习的重要作用,亚里士多德曾说“人从孩提时代起就有模仿的本能,人和禽兽的区别之一就在于人最善于模仿,他们最初的知识就是从模仿得来的。”心理学家Baldwin(1906)认为个体习惯就是在模仿和同化作用下形成的。模仿不仅可以帮助儿童学习各种具体技能(Barr & Hayne,2003;Nielsen,2006),促进儿童认知发展(Piaget,1962),还有助于儿童对群体文化中习俗和礼仪等传统的学习,促进其社会性和情感的发展(Meltzoff & Williamson,2013)。

  心理学家在充分肯定模仿发展价值的同时,也逐渐深入到对模仿学习机制的探讨上。上世纪初,心理学家Thorndike提出模仿是通过观察他人而复制学习新动作的过程,他强调模仿者对示范者动作的观察(cf.Subiaul,2010);Bandura(1977)认为模仿是通过强化来获得外在行为的一种反映;Tomasello等则指出模仿不仅仅是对行为本身的一种复制,模仿者还需要理解演示者的目的与意图(Tomasello,Krugeer,& Ratner,1993);而Butterworth(1999)则更强调模仿者的主动性,认为模仿者在模仿过程中自愿以对方为榜样而复制其行为。从以上观点不难看出,对模仿学习机制的研究从强调对行为的复制,逐渐过渡到强调模仿者主动性及对示范者意图的了解。

  近年来,研究者在模仿学习策略及其解释上出现了激烈争论。一些研究者认为,儿童模仿是个生搬硬套、机械的过程(Horner & Whiten,2005;Lyons,Young,& Keil,2007;Lyons,Damrosch,Lin,Macris,& Keil,2011;Whiten,McGuigan,MarshallPescini,&Hopper,2009)。他们发现儿童会一板一眼地模仿一些无关紧要,甚至阻碍目标达成的行为。即使儿童知道这些行为对完成目标没有必要,他们依然选择忠实模仿,儿童是“过度”模仿者(overimitation,Over & Carpenter,2012);与之相对,另一些研究者则坚持认为,儿童是灵活的,有效的模仿者(Brugger,Lariviere,Mumme,& Bushmell,2007;Carpenter,Akhtar,&Tomasello,1998;DiYanni & Kelemen,2008;Williamson,Meltzoff,& Markman,2008)。儿童在模仿过程中会考虑他人的意图(Carpenter et al.,1998)和行为本身的效率(Williamson et al.,2008),进而只模仿与完成目标直接相关的动作。近10年来,这个争论逐渐成为发展心理学、比较心理学和进化人类学等众多领域学者所关注的热点问题。研究首先梳理了争论双方的观点及其支持性证据,进而阐释并述评了现有的相关理论解释,在此研究基础上,尝试提出了一个解决该争论的新的理论假设及支持该假设的最新实验证据。

  2 “忠实模仿”与“效率模仿”之争

  2.1 来自“忠实模仿”证据

  忠实模仿是指模仿者对被模仿者的所有行为采用“全复制”(copy all)策略,不加区分的全部模仿。即使在模仿者清楚某些行为与达成目的并无因果关系时,他们仍会按部就班地模仿。例如,当实验人员向儿童演示用棍子敲击盒子顶部(无关动作),然后打开盒子正前方的门,并提取出一个小玩具时,3岁儿童在明知道敲击盒子顶部对获得玩具无用的情况下依然忠实模仿了该行为。而大猩猩在同样条件下却要灵活得多,它们会直接打开盒子去拿里面的玩具(Horner & Whiten,2005)。最近,有研究表明这种过度模仿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Nielsen和Tomaselli(2010)研究发现,当向工业化城市中白人儿童和原住民儿童演示使用一个无关行为后以有效行为去完成目标的操作时,两者对演示的无关和有关行为都进行了模仿(Nielsen,Mushin,Yomaselli,& Whiten,2014)。

  有研究表明,过度模仿甚至发生在儿童口头明确哪些行为是无关行为之后。在Lyons等(2007)所做的实验中,实验人员在实验之前先和儿童一起将动作分为有关和无关两类,结果发现3岁儿童在随后实验中依然对无关动作进行了模仿。甚至在儿童被告知实验已经结束,另一个成人问儿童怎样获得玩具时,儿童仍然将所有无关和有关动作进行展示。Lyons等(2011)指出4~5岁学前儿童宁愿付出代价(如输掉比赛,不能获得奖励)也会对无关行为进行忠实模仿。在实验中,实验者告诉儿童,一个名叫Felix的玩偶要跟他们进行比赛,看谁先获得盒子中的乌龟玩具,如果儿童想赢得比赛的话,必须忽略无关行为(移动盒子顶部螺栓并敲打),直接选择有效行为(直接打开门),以便尽可能快地拿到盒子中的玩具,但结果发现他们仍然倾向于模仿那些无关行为,哪怕因此输掉比赛。

  在Nielsen,Moore和Mohamedally(2012)的一项研究中,演示者作为“教师”向部分作为“学习者”的儿童演示行为,另一些儿童作为第三方对两者行为进行观察。结果发现,不论是作为“学习者”的儿童,还是作为“观察者”的儿童,对无关行为的模仿都达到同一水平。这说明不论是作为直接演示对象的儿童,还是作为旁观者的儿童对无关演示行为的模仿倾向都很强。Kenward(2012)研究则发现3~5岁儿童在规则游戏实验中不仅模仿无关动作,而且在其他个体漏掉对某一无关动作的模仿时,他们还会通过抗议(例如,你这样做不对),评判(例如,你没做…),或是直接演示(例如,我教你正确做法)等方式进行反抗。

  2.2 来自“效率模仿”证据

  儿童的模仿具有选择性,儿童是灵活,追求效率的模仿者(Brugger et al.,2007;Carpenter et al.,1998;DiYanni & Keleman,2008;Schulz,Hooppell,& Jenkins,2008;Williamson et al.,2008)。该观点认为儿童在模仿时会同时考虑演示者行为意图(Carpenter et al.,1998)和行为有效性(Brugger et al.,2007;Williamson et al.,2008),据此来决定模仿什么或者不模仿什么,而不是不加区分地模仿演示者的所有行为。

  研究表明,婴儿可以模仿成人“用额头打开桌面上的灯”这一新颖行为。但是,当实验者将双手藏在衣服的披肩内,再用头将正前方桌子上的灯打开时,14个月婴儿更多的用双手而不是用额头将灯打开。如果演示者可以使用双手,但却选择用额头打开灯,儿童认为演示者是在教他们如何做。但是,如果演示者在不能用双手(在衣服的披肩内)情况下用额头将灯打开,儿童会认为演示者没有用手是因为手不可用,但自己却可以使用手以更快捷有效的方式来打开灯。这说明儿童是理性的模仿者(Gergely,Bekkering,& Király,2002)。Nielsen(2006)对12~24个月儿童进行的“开盒子”实验中,儿童观看主试通过使用工具打开一系列盒子,而事实上工具的使用是没有必要的。结果发现12个月儿童会根据与目标有关与否来决定是否模仿使用工具行为。此外当实验者向儿童同时演示某一行为的目的性动作和随意性动作时,儿童会更倾向于模仿前者(Carpenter et al.,1998)。

  研究还表明儿童有时甚至会过分追求行为效率以至于忽视成人行为意图。在DiYanni和Kelemen(2008)实验中,演示者拿起一件有效工具,去尝试完成实验任务;随后演示者又拿起另一件对完成任务无效的工具,去尝试完成任务,并有目的性地告诉儿童自己更喜欢这个无效工具。结果发现儿童忽视成人意图和目的,直接选择了能够有效完成任务的工具。据此研究者认为儿童模仿是选择性的,儿童是灵活的效率模仿者。另一些研究发现,儿童可以模仿抽象规则和策略(Subiaul,Patterson,Schilder,Renner,& Dart,2015;Wang,Meltzoff,&Williamson,2015;Williamson,Jaswal,& Meltzoff,2010)。当儿童清楚行为背后所隐藏的规则时,他们会较少去模仿成人具体的行为。相反,当儿童不清楚这些规则时,他们选择较多地模仿成人的外在行为(Wang,Williamson,& Meltzoff,2015)。

  3 关于争论的解释

  儿童模仿到底是灵活的还是机械的?儿童对演示行为处理的灵活度难道还比不上大猩猩吗?为什么在一些研究中,儿童在明知某些动作无关情况下依然对所有行为进行忠实模仿,而在另一些研究中,却采用效率至上的原则只模仿有效行为呢?研究者从不同角度对此进行解释。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