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心理学
高职生社会支持的一项质化研究
2015年10月30日 10:32 来源:《职业技术教育》2015年第1期 作者:刘甜芳 杨莉萍 字号

内容摘要:为探索高职生社会支持的特点,采用质化研究方法,对抽取的7名高职生各进行了一次约2小时的深度访谈。研究结果的描述型、解释型、评价型和推广型效度均得到检验。研究发现,家庭是高职生占第一位的支持源,同伴的情感与陪伴支持是对家庭支持的一个补充,与教师支持(较为匮乏)构成高职生的社会支持系统。高职生社会支持的平衡与非平衡特点共存,提供支持具有增益作用,获得支持具有消极作用,这启示我们,在鼓励高职生积极提供支持的同时,要识别社会支持所隐含的施惠者上位、受惠者下位的价值推崇,要认识到受惠者及其所处的情境之于施惠者及其支持的关键意义。

关键词:社会支持;高职生;质化研究;深度访谈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甜芳(1985-),女,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教育心理学,南京 210097;杨莉萍(1965-),女,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社会心理

  内容提要:为探索高职生社会支持的特点,采用质化研究方法,对抽取的7名高职生各进行了一次约2小时的深度访谈。研究结果的描述型、解释型、评价型和推广型效度均得到检验。研究发现,家庭是高职生占第一位的支持源,同伴的情感与陪伴支持是对家庭支持的一个补充,与教师支持(较为匮乏)构成高职生的社会支持系统。高职生社会支持的平衡与非平衡特点共存,提供支持具有增益作用,获得支持具有消极作用,这启示我们,在鼓励高职生积极提供支持的同时,要识别社会支持所隐含的施惠者上位、受惠者下位的价值推崇,要认识到受惠者及其所处的情境之于施惠者及其支持的关键意义。

  关 键 词:社会支持 高职生 质化研究 深度访谈

  基金项目: 2013年江苏省研究生培养创新工程项目《基于社会建构论的心理学研究》(CXZZ13_0366),主持人:刘甜芳;全国教育科学“十一五”规划国家一般课题《积极心理学取向的心理健康教育研究》(BBA070013),主持人:杨莉萍

  一、问题的提出

  20世纪90年代以来,高职教育迅猛发展,高职生在大学生群体中的比例亦随之迅速增长。高职生由于学业成绩不佳、高考失利而不得已就读于高职院校,常常遭到用工单位歧视,担心其基础弱、素质低、无后劲。在一次生涯规划讨论会上,一位学生道出了部分高职生的心声:“有次参加兼职工作面试,考官对我的作品很满意,但等到签约时就丢给我一句话说‘专科生啊,那我们不要的’。我感觉专科身份就像脸上的刻字。高职生就是一个不等式,一边是高职生的身份,一边是他们的希望、命运和前途,都被蒙上一层阴影。”面对社会歧视,高职生渴望理解和支持,但行为上却可能表现为对社会的疏离或对抗。这种疏离或对抗的背后隐藏着对社会支持的强烈需求。因而,研究高职生的社会支持有助于加深对该群体的认识,消除对他们的偏见。

  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最早由Cassel[1]和Cobb[2]在精神病学文献中提出,心理学对它的研究是在探求人们的日常生活与工作压力如何影响身心健康这个主题背景下出现的。到目前为止,该学科对社会支持概念的理解主要有互动关系理论、复合结构理论、社会资源理论、社会支持系统理论。社会支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不仅包括外在的环境因素如个体与他人的相互关系,还包括个体内在的认知、情感因素。从微观层面来说,社会支持是一种系统的心理活动,产生于人与人的互动关系之中;从宏观层面来说,其是个体拥有的、并能与他人互换的社会资源。社会支持不是单向的关怀或帮助,而是一种社会交换,包括支持提供者、支持获得者和支持性活动。社会支持就是由获得者和提供者以及两者之间的支持性活动所构成的支持网络系统,获得者能从中获得所需的支持,同时也为其他成员提供支持。

  有关高职生社会支持的研究诸多,但大多采用问卷调查或测量等量化研究方法,得出的结果为高职生的社会支持显著低于本科生,社会支持与心理健康、幸福感、应对方式等变量存在相关性。量化研究适合宏观的、大范围的调查高职生群体的社会支持状况或其与其他变量的关系等,而对从微观角度深层次分析“高职生社会支持的特点”或“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特点”等问题则无能为力。质化研究方法恰好弥补了这一不足,其以研究者作为研究工具,在自然情境下,采用多种资料收集方法对社会现象进行整体性探究,使用归纳法分析资料和形成理论,通过与研究对象互动对其行为和意义建构获得解释性理解[3]。

  本研究采用质化研究方法,试图从高职生角度着重探讨“高职生的社会支持具有哪些特点”,并力求弄清以下具体问题:首先,高职生作为支持获得者拥有哪些社会支持源?获得了哪些支持?如何获得他人的支持?支持的效果如何?为什么?其次,高职生作为支持提供者会向哪些人或群体提供支持?提供了哪些支持?如何向他人提供支持?提供支持对高职生有什么作用?为什么?第三,高职生如何看待获得支持与提供支持?二者具有何种关系?为什么存在这种关系?这些问题是访谈提纲设计的基本依据,也是研究的主要内容。

  二、研究方法

  (一)抽样与样本

  本研究采取方便抽样和目的性抽样,在南京三所高职院校抽取了7名高职生(见表1),出于保密原则,所有的人名和地名都为化名。

  (二)资料收集——访谈

  研究对每个受访者分别进行了一次访谈,每次访谈约2小时。访谈地点选在受访者所在学校的教室或大学生活动室,目的是让双方都感到方便和轻松自如。在每次访谈前,研究者都拟好一份初步的访谈提纲,以确定访谈的基本方向和问题。随着访谈的进行和问题的明朗化,每次的访谈提纲都会有所改变,并没有将一份提纲千篇一律地用于所有受访者。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电话预约受访者,带着访谈提纲、受访者信息表和知情同意书赴约,受访者也都如期赴约。在向受访者介绍了相关事宜后,他们都欣然接受访谈并签订“知情同意书”。经受访者同意,在访谈过程中使用了录音设备来记录访谈内容。访谈结束后,及时撰写研究备忘录,记录研究者的想法、观点和反思。最后将访谈录音(约10个小时)逐字逐句转成文本(约11万字)以便分析。

  (三)资料整理与分析

  在收集资料后,及时对资料进行整理和分析。根据研究目的将原始资料系统化和条理化,用逐步集中与浓缩的方式将资料反映出来,以对资料进行意义解释,具体程序[4]如下。

  首先,阅读文本和将文本意义化。质的研究认为,收集到的资料已成为“文本”,而文本本身有它自己的生命。因而研究者要采取主动“投降”的态度,将有关的前设和价值判断暂时悬置,让资料自己说话。除此之外,还需要向研究者自己在与资料互动过程中产生的感觉和体悟“投降”,并随时记录下所有的体悟以便后续分析使用。同时,完成在资料中寻找意义的任务,即将文本意义化。研究采用划分意义区块的方法,将所有的资料划分为数个区块并编上号码,对每个区块给予命名并赋予心理学意义,让资料中隐含的心理学意义得以显现。其次,登录和编码,根据研究目的和研究问题登录文本资料,即抽取那些对研究问题有最大“贡献”的资料。再以新的方式将属于同一主题的意义区块组合起来,组成一个编码系统,并将相关的内容填入其中,以反映资料浓缩后的意义分布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

  最后,归类、分析和成文。根据研究的问题和文本内容的特点,主要使用类属分析法。类属分析法根据“差异理论”,认为现实是由相同或不同类型的现象组成的,须采用并列比较的方法对资料进行归类。与此相对应的成文方式为分类法。

  (四)研究结果的效度检验

  邀请所有受访者对本研究报告进行检验性阅读,检验内容包括:描述型效度:本研究对高职生社会支持的特点是否进行了准确描述;解释型效度:本研究是否了解、理解并表达了高职生对社会支持的意义建构;评价型效度:本研究对高职生社会支持所做的价值判断是否确切;推广型效度:本研究得出的结果是否可用于描述大部分高职生的社会支持。检验采取5级评分。其中,1分为“最低”,2分为“偏低”,3分为“中等”,4分为“偏高”,5分为“最高”。结果四种效度的得分均值依次为:5分,5分,5分,4.5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