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 观点
[专访]河北省副省长姜德果:京津冀发展的先手棋
2014年10月16日 11:16 来源:财经国家新闻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2014年6月28日,北京市由市委书记郭金龙、市长王安顺带队,北京市7名主要负责同志、市16个区县的区委书记(区长),以及27个市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共80余人奔赴河北,商讨京冀协同发展事宜。

关键词:京津;发展;曹妃;河北省;唐山

作者简介:

  2014年6月28日,北京市由市委书记郭金龙、市长王安顺带队,北京市7名主要负责同志、市16个区县的区委书记(区长),以及27个市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共80余人奔赴河北,商讨京冀协同发展事宜。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后,北京首次派出如此罕见阵容和规格的考察团。此行中,北京与河北在唐山曹妃甸建设上形成共识:将"曹妃甸"作为双方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第一步棋。

  彼时,唐山市委书记仍由河北省副省长姜德果兼任(今年9月底不再兼任),他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北京代表团来唐山考察后,提出共同建设曹妃甸产业园、建设曹妃甸新城、打造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在交通一体化、产业链分工合作、生态环境建设以及规划对接等方面共识广泛。

  姜德果表示,唐山是河北经济总量排第一的城市,具有区位、资源、产业、港口等诸多优势,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未来要更加凸显曹妃甸增长极的位置。

  打造北京新"出海口"

  《财经国家周刊》:北京代表团来唐山考察,在曹妃甸驻留最长,关注最多,曹妃甸哪些优势吸引着他们?

  姜德果:一是曹妃甸无以伦比的土地优势。这里拥有浅滩荒滩1000多平方公里,存量土地约200多平方公里,并且多为围海造地形成,不占用耕地,不涉及拆迁,成本极为低廉。北京和许多地区发展最愁的问题就是占地和拆迁,而曹妃甸的优势就是不用拆迁,有充足的土地资源。

  二是曹妃甸有产业、园区优势。历经10多年的开发建设,累计投入资金4000多亿元,形成了港口物流、钢铁电力、化工、装备制造、综合保税区、新兴产业、高新技术等七大产业园区,并进入加速释放潜能、逐步产生效益的关键时期。

  此外,曹妃甸港素有天然"钻石级"之称,可建263个万吨级以上码头泊位,现在已初具规模。北京市考察团领导在曹妃甸考察时,曾形象地感慨说,"在北京挖再大的湖也不如海大"。

  《财经国家周刊》:这次考察,双方都达成了哪些具体意向?

  姜德果:郭金龙书记和王安顺市长来曹妃甸考察后,首先提出了共同建设"一区三基地"的设想,我们随即在园区规划选址。产业发展方向、合作共建模式等方面,也与北京市经信委、发改委作了初步的沟通,双方一拍即合。

  共同建设北京(曹妃甸)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是双方共识、共赢的好事。一方面,北京可以把加工制造业存量整体搬迁改造或增量异地布局,在曹妃甸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曹妃甸也可加速形成以高端装备制造等现代产业为重点的产业集群,借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

  今年10月底前,双方将完成试验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及产业发展等规划编制,明确试验区功能定位和产业发展方向。说实话,在共同建设曹妃甸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基地中,我们看上的是中关村的智力和实力,把中关村产业链中后端孵化、中试、创新成果转化等放在曹妃甸,既有利于北京,也惠及唐山。

  在共同打造大型石化产业基地上,随着曹妃甸被列为国家石化产业基地,尤其是中石化千万吨级炼油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环评得到环保部批复,打造大型石化产业基地已经指日可待。如果今年年底前千万吨级炼油项目能获得核准并开工建设,那么打造唐山重化工业的升级版,在曹妃甸再建一个新唐山,将会成为现实。

  在共同打造资源能源储备供应基地上,LNG项目已于去年向北京供气,大型海水淡化项目建成投产后每日可为京城提供100万吨饮用水。下一步,将加快曹妃甸LNG码头二期项目建设,推进大型海水淡化基地建设,使曹妃甸真正成为北京的资源能源储备供应基地。

  《财经国家周刊》:在疏解北京人口压力方面,曹妃甸和北京将有哪些合作?

  姜德果:曹妃甸和北京将共同打造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新城。曹妃甸全域土地国有,便于统一开发规划,没有征占拆迁矛盾。在这里共同打造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新城,既可以疏解首都的人口压力,解决首都"大城市病"的问题,又可以优化唐山的城镇空间布局,提升城市能级结构,繁荣城市经济,加快把唐山建成京津冀城市群东北部副中心城市。

  我们主要在推进四方面合作:

  一是共同推进生态城开发建设。这是唐山城市规划中"双核"城市中的一核--唐山南部中心城区。总规划面积74平方公里,起步区12平方公里。目前,生态城现已完成起步区12平方公里的路网、水系、管线等基础设施建设,综合服务中心、万年丽海一期建成并投入使用,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和河北联合大学新校区正在加快建设,将分别于今年和明年正式开学。

  二是加强公共服务资源共建共享合作。主要是引导一批北京市医疗和教育资源向曹妃甸转移。

  三是探索建立异地健康休闲养老服务基地。依托曹妃甸湿地和鸟岛的保护性开发,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业,引导北京医疗、养老服务企业入驻曹妃甸,打造集医疗、养生、养老于一体的休闲文化中心。

  四是建设农副产品生产和加工基地。充分利用曹妃甸优质农产品和水产品资源,在满足区域绿色食品需求的同时,建设北京农副产品保障供应基地。

  我们前一阶段主要在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工作,虽然都有规划,但完全可以按照共建曹妃甸产业园的需要和北京市的要求,进行调整或重新规划。在具体开发建设模式上,我们既可以合作建设,共当业主,也可以全部拿出来作为北京的"飞地",由北京自主开发建设。总之,我们将在土地、工程建设、职工安置等方面,尽最大可能予以优惠,给予支持。

  《财经国家周刊》:交通是制约京津冀产业转移最大的瓶颈,曹妃甸和北京协同发展,如何解决交通一体化问题?

  姜德果:曹妃甸岛前深槽水深36米,是渤海的最深点,可以不开挖航道和港池即可建设25万吨级以上大型深水泊位。唐山港包括京唐和曹妃甸两大港区,正在规划建设丰南港区,可建码头泊位263个,目前已建成泊位83个,其中万吨级以上泊位69个。

  2013年,唐山港完成货物吞吐量4.46亿吨,居世界第9位,全国第7位。预计2017年货物吞吐能力将突破6亿吨。同时,这里还有河北省首个也是唯一一家综合保税区。我们将依托港口岸线资源,健全完善集疏运体系,拓展外贸内支线和直航线,加强与船运公司的合作,千方百计降低物流成本,吸引北京内外贸企业把曹妃甸港作为原料和产品输送的主要通道,为北京进出口贸易提供新的"出海口"。

  在构建交通体系上,唐山是北京东部交通枢纽城市,京哈、京秦、大秦三条国家干线铁路贯穿全境,京哈等多条高速公路纵横交织,唐山机场已开通广州、石家庄、上海、成都等航线。但是按照协同发展的要求,唐山的交通基础设施对区域发展的支撑作用还不够,依然是制约产业转移的最大瓶颈。许多人都知道,首钢搬迁曹妃甸后,数千名企业职工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往返北京和唐山,很不方便。

  当前,我们正在全力推进铁路、公路、机场等建设,进一步拉近与北京的时空距离。在铁路建设上,唐山-唐山北站客车线建设正在加快建设,年底前即可开通唐山到北京的客运专线,实现一小时直达进京。同时,加紧跑办京唐高铁项目,争取早日立项审批,开工建设。在公路建设上,全力配合完善北京周围新的外环线,重点推进京哈高速二通线、迁曹高速、唐廊高速、滨海大道、滨海公路、遵曹公路和唐曹公路等项目建设。同时,在唐山主城区与曹妃甸之间建设国际机场,与北京构建半小时高端商务通勤服务,目前已完成选址,规划设计正在加紧进行。

  "要用好北京的品牌"

  《财经国家周刊》:唐山与北京的合作由来已久,这些年来形成了哪些经验?

  姜德果:北京与唐山的合作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早在1958年,首钢就在唐山开矿建厂,3.8万工人,1.2万北京户口,开采了13亿吨铁矿石;90年代初,两地共建京唐港;2003年,首钢搬迁曹妃甸启动。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像唐山这样与北京有这样的历史合作渊源。

  北京与唐山的合作也有现实基础。近年来,首钢、中粮、国投、中石化、中石油、中煤、华能、华润、北控等一批国字号、京字号企业先后来唐山投资兴业,仅2013年京唐两地的项目就达到180个,总投资542亿元。

  另外,北京与唐山的合作最能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以首钢搬迁曹妃甸为例,从企业的角度看,不仅自身工艺装备、生产流程、产品档次有了脱胎换骨式的变化,而且依托曹妃甸深水大港优势,原材料和产成品船来船走,吨钢成本降低约85元。按年产1000万吨计算,每年可节约成本8.5亿元。

  从北京的角度看,首钢搬迁不仅有效改善了北京石景山等区域的环境,而且腾出了8.56平方公里的宝贵建设用地。首钢老厂区正在蜕变成京西综合商务区。从唐山的角度看,首钢落户直接带动上下游企业近100家,就业2万多人,不仅牵动了曹妃甸开发建设,而且依托首钢的人才技术管理优势,为唐山市钢铁企业转型提供了示范,对装备制造业发展是个极大促进。

  首钢搬迁曹妃甸是京唐发挥比较优势、优势互补、互相共赢、协同发展的成功范例。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上特别指出:"首钢搬迁曹妃甸就是具体行动,要继续坚定不移做下去。"

  北京与唐山的合作十分具有发展前景。前不久,北京考察团结束以后,京冀两地又签署《共同打造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框架协议》。以此为标志,京唐合作的蓝图已经绘就,帷幕开启。

  《财经国家周刊》:有观点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京津虹吸大于辐射,背靠京津是"大树底下不长草"。你怎么看?

  姜德果: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第一不对,第二没用。大树底下可能不长茅草,不长杂草,但长灵芝,长人参,而且灵芝、人参也必须在大树底下才能长起来。这里面,关键是要转变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换位思考、反向思维,多站在对方立场,从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借力北京,发挥自己的优势,有所舍才能有所得。

  作为唐山,曹妃甸更多地考虑京津最需要什么,我们有什么,优势是什么,能够为京津做什么,提供哪些服务?这是我们深化京唐合作的基本态度和胸怀,也是参与《协议》制度的初始想法。

  无论是产业园区还是城市建设,曹妃甸和北京可以共建、共管、共享。要用好北京的品牌。和北京合作可以叫北京港、北京生态城、北京产业城,还能辱没了唐山不成?就是叫美国港,也在曹妃甸。这个思想都不能解放,就不能扩大开放。再好的资源要素,不与人合作,也是养在深闺人不识。

  北京满意就是最大利益

  《财经国家周刊》:唐山在推进协同发展中,多次强调服从、服务的理念,怎么理解?

  姜德果:我觉得,这是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根本前提。没有全局观念,没有大局意识,没有主动配合的积极姿态,协同发展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从唐山来讲,我们要把北京满意的最大化作为我们利益的最大化,他们需要什么,就要去为他们考虑,这样做也最符合我们的利益。自觉服从协同发展大局,主动服务北京发展,在接受领导、主动配合中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尤其要把自己该尽的职责尽到,把份内的工作做好。

  我们重点做好三件事:一是下大力治理大气污染。治理大气污染,不仅是首都治理雾霾的需要,更是唐山人民的切身需求,是我们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近年来,我们把大气污染防治作为事关发展全局的头等大事,坚决向环境污染宣战,已先后关停重污染企业1085家,压减炼铁产能516万吨、炼钢产能1685万吨,淘汰水泥产能509万吨、焦化产能445万吨,空气质量呈现好转态势。下一步,我们将严格落实《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全力抓好降尘、减煤、控车、增绿四项工作,特别是综合运用产业政策、环保要求、准入标准、差别化要素价格等手段化解过剩产能。

  二是当好北京的坚强后盾。在资源和原材料供应上,全力保障首都发展所需的钢铁、水泥、建材、煤炭等资源和原料供应;在农副产品供应上,全力保障北京人民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在淡水的供应上,推进曹妃甸大型海水淡化产业化基地及向北京供水项目建设,该项目达产后,可日产淡水100万吨,弥补北京近四分之一的淡水缺口;在天然气供应上,曹妃甸LNG(液化天然气)项目一期工程正式投产后,最大气化能力可达每天2400万立方米,年气化外输能力87亿立方米,可有效缓解北京市冬季天然气供应不足的问题。

  三是为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疏解创造良好环境。在积极向中央和省争取政策支持的同时,结合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引导各级干部进一步转变作风,克服消极畏难情绪,克服求稳怕乱思想,解决为官不为、庸政懒政等问题,进一步强化责任担当,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通过作风建设,简政放权、提高效率、改进服务,进一步优化发展环境。

  《财经国家周刊》: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契机下,唐山的战略定位是否有调整?

  姜德果:关于唐山在京津冀协同中的战略定位,总的考虑就是三个"努力建成":努力把唐山建成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窗口城市,努力把唐山建成环渤海地区的新型工业化基地,努力把唐山建成首都经济圈的重要支点。

  这三个"努力建成",不是自封自许的。是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唐山时针对唐山未来发展提出的要求。总书记指出,唐山地处沿海,紧靠京津,被称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是河北经济总量排在第一的城市,具有港口、区位、资源、产业等多方面的优势,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要求唐山在发展定位上可以在三个方面力争有所作为,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三个"努力建成"。

  应该说,三个"努力建成",既是总书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构想中对唐山的具体要求,也体现出中央对优化国家区域发展布局、优化社会生产力空间结构、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形成新的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考虑,理应也正是唐山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战略定位。记者 庞清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