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博客
从《博尔赫斯与我》到博尔赫斯与我 ——访作家乔良
2015年10月13日 10:46 来源:《光明日报》2015年10月13日10版 作者:张焱 字号

内容摘要: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考古学家

关键词:博尔赫斯;作家;博尔赫斯与我;分叉;小说;文学;古罗马;小径

作者简介:

《博尔赫斯全集》 [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著 王永年 等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博尔赫斯肖像 资料图片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作家中的考古学家,在全世界读者中都拥有大量拥趸。他的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各有千秋,交相辉映,有一种很有意思的说法是:“他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而他的诗歌又往往让人觉得像散文,沟通三者的桥梁是他的思想。”

  博尔赫斯在中国的著名粉丝有作家麦家、余华、马原、苏童、北村等,他们撰文表达对博尔赫斯的喜爱,抑或在作品中对博尔赫斯大胆模仿,并以此为荣。1999年,浙江文艺出版社曾出版《博尔赫斯全集》,此后十多年,曾多次再版重印,一直是很多文学爱好者中意的作家全集,常常出现脱销的局面。而最近,由上海译文出版社补入了博尔赫斯更多的作品,推出了全新中文版全集。值此之机,本报采访了著名作家、“博尔赫斯爱好者”乔良,谈谈他眼中的博尔赫斯和“博尔赫斯与我”。

  读博尔赫斯,对我最大的启发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博尔赫斯的,感受如何?

  乔良:我最早接触到的博尔赫斯,是他的诗。“文革”前出版的《诗刊》,记不得是哪一期,集中发表了拉美作家的作品。其中有一首就是博尔赫斯的《老虎的金黄》。那时正是“文革”中期,1970年,我在齐齐哈尔第八中学读初三。当时的感觉是有点儿怪异,和中国大多数诗歌不一样。当时中国的主流诗风,大多受郭小川、闻捷、贺敬之、李瑛这些诗人的影响,明白、晓畅、旷达、直抒胸臆。而博氏的诗,初看之下,你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却绚丽、唯美,如虎皮一般斑斓。

  之后就是80年代早期,1982、1983年吧,从最早的一部外国短篇小说选里,看到了他的两篇小说《玫瑰街角的汉子》和《交叉小径的花园》(现在翻译成《小径分岔的花园》)。这两篇东西对我的震撼比他的诗要大。有些作家,你读他的作品时,一上来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但博尔赫斯的作品,你要读到最后才知道他要说什么,甚至读到最后你也不知道。博尔赫斯的东西,总是能够把作家的动机、小说的情节隐藏得那么深,而对人物的描写漫不经心却又非常迷人。他看似并不刻意描写什么,却能让你被他牵着走,不光是小说的情节,他对人物内心的刻画也让你饶有兴趣。

  读博尔赫斯,对我最大的启发就是:“一切皆有可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切不可思议的小说都可以写出来,一切不可思议都可以在小说中展示,在文学中展示。

  博尔赫斯是一个很深刻的怀疑论者。没有怀疑,就不会有创新,因为不怀疑就会延续,怀疑才会中断,中断才会提高,才会挑战,才会发生突变。中国作家中,即使有很多人对于现实是持怀疑态度的,但这种怀疑也基本不是来自自己的思考,而是来自别人的怀疑。对于这种来自于别人的怀疑,是否正确,是否成立,我们的作家却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就使很多作家变成了鹦鹉学舌的传声筒。虽然这是作家最不喜欢听到的。可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

  博尔赫斯晚年写过一篇《博尔赫斯与我》,在这篇不过千字的自我评价的短文中,博尔赫斯以戏谑加无奈的语气对自己进行了悖论式的探究。他的自我描述像鲶鱼一样的湿滑,几乎让人很难用一种结论去捕捉他、定位他,这就是狡猾的博尔赫斯,也是了不起的博尔赫斯。这是博尔赫斯吸引我走向他的原因,也是博尔赫斯与我的关系的最后定格。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res02_attpic_brief_副本.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