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 欧洲研究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法关系再定位
2020年04月30日 10:42 来源:《欧洲研究》2019年第6期 作者:张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进入21世纪后,随着国际格局和法国国内格局急剧演变,法国国内政治格局和政治生态发生重大变化,中国进入内政外交的新时代。面对国际形势的重大变化,中方提出了“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判断,法方也认为“世界秩序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全面、深刻的变动和重组”。在中法建交55周年之际,如何在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大变局中继往开来、谋划中法关系的未来发展,是中法共同面临的课题,也将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本文通过“权力结构—秩序结构—观念结构”的分析框架,基于中法关系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面临的内外结构性变化及中法双方新的实践和认知,提出新的时代条件下中法关系发展的新定位及其路径。

  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认识中法关系的新框架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中国对当今国际形势的总体认知和判断。在2019年驻外使节会议上,马克龙总统做出更加明晰的论断:世界秩序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全面、深刻的变动和重组。

  在对当前国际形势的总体判断中,中法双方都意识到旧有的国际格局和秩序正在发生重大变革。本文认为,可以从权力结构、秩序结构和观念结构三大维度来认识和分析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国际格局的结构性变化。这也为认识新形势下中法关系面临的结构性变化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下文将予以具体阐述。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原有的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带来巨大挑战,也为国际关系的转型和国际秩序的调整提供了机遇和空间。尽管态度不尽相同,但中法都主张推动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变革,并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新构想、新主张。在大国中,中法关于推动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变革的主张较为接近。尽管当中还存在不少差异,面对权力关系的重组、国际秩序的过渡和观念的竞争,中法都主张要推动国际关系的转型和国际秩序的创新,这构成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发展中法关系的新基础。

  二、权力结构的变化:国际关系转型的伙伴

  (一)权力结构的变化

  权力结构的变化是国际格局中最为根本的变化。从中法关系的历史发展来看,国际权力结构对中法关系具有重大影响。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法关系面临国际权力结构的三方面变化:第一,中法力量对比的变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根本性的变化体现在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发达国家群体力量与发展中国家群体力量对比发生巨大变化,总体上呈现“东升西降”的趋势。中国已经成为一支具有全球性影响的力量,于国际格局中心的发达国家而言是一项巨大挑战。无论是法国政府还是民众,对中国的崛起充满矛盾和反复心理。

  第二,美国因素的变化。美国因素对中法各自对外战略的主导性影响在下降。美国在国际权力格局中的一超优势正由于新兴国家的追赶和特朗普政府的新孤立主义政策而衰减。尽管美国仍是头号强国,但随着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平衡,美国对整个国际战略格局的控制能力和影响力都在下降。随着中美力量差距的缩小,中美关系对中国其他双边关系的战略影响在下降,中国外交的战略自主性在不断增强。

  第三,欧洲权力格局的变化。首先,欧洲在国际权力格局中的地位在下降。其次,欧洲内部的权力格局也发生了重大的结构性变化。最后,欧洲权力格局的变化还体现在欧盟内部大国与中小国家、西欧与东欧的关系上,欧盟大国的主导地位受到挑战。欧洲权力格局的结构性变化使得法国在欧盟中的地位和作用发生了复杂变化,这给中法关系带来了复杂的影响。

  (二)国际关系转型的伙伴

  中国崛起走过的道路及其战略已充分表明,中国将走一条与过去西方国家成为世界霸权所不同的和平发展道路。中国认为大国是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关键因素,可通过大国协调和合作来构建总体稳定、均衡发展的大国关系框架。这与法国倡导的“平衡”的大国关系结构具有共同点。中法可以成为推动世界多极化和构建平衡的新型大国关系的伙伴。

  要成为国际关系转型的伙伴,中法首先应该在双边关系中加强战略沟通,准确把握对方的战略意图和发展战略。马克龙提出的平衡大国外交战略和捍卫主权的核心政策手段,既有针对美国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的一面,也有针对新兴国家的一面。在新的外交布局中,法国强化了印太战略,要在亚洲发挥“平衡大国”的作用,尤其是增加了军事和意识形态色彩。法国印太战略中具有制衡中国地区影响的导向,在南海问题上从过去的总体保持中立向高调介入转向,这对中法关系的发展产生了消极影响。若要成为国际关系转型的伙伴,中法需进一步增强战略自主,推动双边关系和中欧关系健康、稳固发展。

  三、秩序结构的变化:国际秩序创新的伙伴

  (一) 秩序结构的变化

  秩序结构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滞后于权力结构的变化,过渡性特征显著。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是新旧秩序交织变革、原有秩序维护者向秩序修正者转换、原有秩序接受者向新秩序构建者转换的进程。第一,国际秩序的变革首先缘于国际制度和国际机制面临危机;第二,秩序结构的变革还体现在国内秩序的变化,传统政治结构和治理机制面临危机。这一变化非常典型地反映在法国国内政治结构和政治生态的重大变革上。2017年的法国总统大选和2018年爆发的“黄马甲”运动都体现出对传统秩序的颠覆性特征。

  (二) 国际秩序创新的伙伴

  随着权力结构的变化,秩序结构不匹配权力结构的问题日益突出。同时,国际秩序不能满足全球治理需要的矛盾也日益凸显。面对原有秩序的失效和主导者对秩序的破坏,国际社会呼唤国际秩序的创新和新的国际制度供给。法国对原有秩序的矛盾态度和中国对既存秩序的增量改革政策使得中法在诸大国中存在较大的合作空间,这也是中法在全球治理领域能够开展有效合作的重要原因,中法可以成为国际秩序创新的伙伴。

  尽管中法在对待全球化的态度上发生了结构性的位移,但在全球治理领域却存在一些基础性的重要共识。首先是在全球治理上应该坚持多边主义的共识。其次是强调主权国家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第三,成为经贸秩序改革的伙伴。第四,成为维护安全秩序的伙伴。第五,成为发展援助的伙伴。

  四、观念结构的变化:新型文明关系和观念创新的伙伴

  (一) 观念结构的变化

  国际政治中的观念结构往往是权力结构和秩序结构的反映,同时又反作用于权力结构和秩序结构。观念结构的变化在大多数情况下滞后于权力结构和秩序结构的变化,与后者相互交织,产生更加复杂的影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东升西降的权力结构变化和新旧秩序的交织,反映在观念结构中就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式微和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兴起。国内政治的分裂已经显著体现在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中。在这样的观念格局中,法国公众对现实和全球化的不满很容易被“外部化”,被引导归咎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对双边关系产生消极影响。

  同时,欧美在意识形态领域仍然保持一种惯性式的优越感,并竭力捍卫其意识形情况下,法国和欧洲可能在意识形态领域更具进攻性。实际上,法国在意识形态领域追求的不只是欧洲内部的协调,在欧美之间也寻求合作。近年来,不仅人权等高政治议题的矛盾有所上升,就连低政治议题的人文交流也开始被政治化。

  (二) 新型文明关系和观念创新的伙伴

  观念结构是中法关系竞争性较强的领域,加之观念结构变化具有滞后性和强大的惯性,这一领域的矛盾会相对突出。法国对权力结构中的多极化相对容易接受,而对于发展模式和意识形态的多样化却较难接受。法国是文明多样性的倡导者,应该摒弃傲慢与偏见,正确看待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发展成就和发展模式,共同推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正确看待经济全球化和自身经济社会发展中遭遇的挑战,不将矛盾向外部转移,动辄责咎新兴国家。法国曾经跨越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阵营率先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中法应该发扬这种开拓精神,在推动不同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相互尊重、友好相处方面开创新的合作典范。

  五、结语

  世界处于新的大变局中,中法各自的发展变化构成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要因素,中法关系面临的权力结构、秩序结构和观念结构都发生了重大甚至根本性的变化。大变局意味着权力的重组、秩序的调整和观念的更替,大国关系必然面临深刻、复杂的调整和重塑。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法双方需要冷静、客观地认知对方所发生的变化,以及双边关系和国际关系、国际秩序所发生的变化,对双边关系进行再定位。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原题《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法关系的再定位——国际关系创新的伙伴》,《欧洲研究》201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汪书丞/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