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国外社会科学 >> 文化
俄罗斯文学与俄罗斯形象的构建
2017年10月13日 09:14 来源:文汇报 作者:弗谢沃洛德·巴格诺 字号

内容摘要:莫斯科文学小组部分成员, 1902年。由于俄罗斯文学的参与,俄罗斯形象的第一次构建十分顺利。第一届斯拉夫研究学术研讨会将于10月18日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本刊在此以“专题”形式刊发部分文章)

关键词:俄罗斯文学;俄罗斯形象;托尔斯泰;小说;欧洲

作者简介:

 

  文/弗谢沃洛德·巴格诺 译/纪信燕

  “是幸福、满足、富有,还是强大?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主人公们谁会追求这些呢?没有人追求这些,一个都没有。他们不想在任何地方停留,即使是幸福也不会让他们停下。”

  有的国家长期以来已经在其他民族心中形成了一定的概念,其中当然也包括对这一国家的文学的认识。我们对国家的固定印象几乎都是来自中世纪诗歌,例如《一千零一夜》、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通过但丁和彼得拉克,莎士比亚、歌德、伏尔泰写出了关于中国、日本、伊朗、阿拉伯世界、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德国或法国的作品。有些国家的形象形成中并不包括文学,或者说文学参与的程度非常小,包括一些伟大的文学作品参与也较少。简单地说,直到19世纪的最后几十年,在俄罗斯伟大的小说首次被翻译成西欧语言之前,俄罗斯的文学都没有参与国家形象的建设,更准确地说,是在俄罗斯的形象建设中参与最少的。

  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印象的第一次巨大转变在俄罗斯“和平”征服西方的时期。陀思妥耶夫斯基预言俄罗斯的小说将会吸引欧洲,这一点就是其最好的证明。重要的是,列夫·托尔斯泰的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正是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发表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回顾了冈察洛夫给予托尔斯泰小说的最高评价,他宣称《安娜·卡列尼娜》超越了所有的欧洲现代文学。他写道:

  当然,有人会嘲笑说这只是一部文学作品、某部长篇小说而已,把它如此夸张地评价简直太可笑了,一部小说就想走进欧洲吗?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大声嘲笑,不过不要担心,我丝毫没有夸张,并且看得十分清醒:我自己知道,这暂时只是一个小说,到目前为止,这只是我们所需要做的事情的第一步,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这一步我们已经迈出去了。如果俄罗斯的天才能够产生这样的事实,那么他就不会再感到无能为力,就可以进行创作,就可以回馈自己,就能够说自己想说的话,并能够在时间到来和最后期限的时候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此外,陀思妥耶夫斯基还表示,对于欧洲世界来说,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中有一些构成“我们的特征”的东西,“这样的一些表达是欧洲前所未闻的,但又是如此地有必要,尽管当时的欧洲对自己的一切都感到自豪”。

  俄罗斯小说的关键作用是重新鉴定了西欧的社会观点,校正那些没有阐明政治、经济局势缘由的评定、认知;将他们的怀疑、谴责、批判态度调整为好奇、同情与赞美。

  将俄罗斯文学纳入西方的一般精神运动,毫无疑问影响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从根本上改变了其在文化世界中的总体声誉。

  研究俄罗斯与外国文学关系的学者后来强调了这一想法。如科学院院士阿列克谢耶夫很久以前就关注到,欧洲人对俄罗斯人的那种在19世纪末表现相当明显的性格的认知已经发生了转变。尤其重要的是,根据一些人的观点,造成这种改变的正是俄罗斯文学。尽管之前,俄罗斯周期性地表现出对西欧国家复杂的国际关系的不信任,西欧人也对俄罗斯文化进化的规律性和牢固性持傲慢态度并表示怀疑,谨慎地对待俄罗斯的气质等等;但是,欧洲人突然就改变了,突然开始同情俄罗斯人民并且对俄罗斯人民创造的文化给予赞美。

  基于公正的观察,别尔科夫斯基发现:“西方是否对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有所回应,就是对俄罗斯的回应,与其说人们在每个作家身上追寻作家本人的故事,还不如说是在追寻由他带动的俄罗斯民族和文化。”

  在西欧人对俄罗斯的看法中,文学和造就文学的民族之间往往是紧密联系的。国家的伟大命运能够在其小说家的优秀作品中被“阅读”出来,反之亦然,那些具有全局眼光的人认为,伟大的人民就会产生伟大的文学。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俄罗斯的小说,西欧人才第一次在俄罗斯看到了一个处于同一时期却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国家,但同时欧洲人民还是非常友好地接受了它,并没有对其恐惧和蔑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