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以重大疫情防控为问题域的生态环境治理观审思
2020年03月31日 11:04 来源:《长白学刊》2020年第2期 作者:耿步健 字号
关键词:疫情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生态环境治理观

内容摘要:“生命间性”这一概念缘起于地球所有生命所组成的共同体(即“生命共同体”)。

关键词:疫情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生态环境治理观

作者简介:

  [摘要]新春伊始,全国上下都在进行着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这场战“疫”无疑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这次重大疫情从某种意义上也说明了当前我国生态环境治理和重大疫情防控方面存在明显的短板、漏洞和弱项,需要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视角进行反思。“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为实现有利于重大疫情防控的生态环境治理科学化提供了新视野。要做好重大疫情防控,需要与生态环境治理有机结合,并按照“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树立科学的生态环境治理观,更好地指导能够有效防控重大疫情的生态环境治理实践。

  [关键词]生命间性;重大疫情防控;生态环境治理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习近平生命共同体思想的理论逻辑与实践路径研究”(18BKS027)。

  [作者简介]耿步健(1967-),男,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

  当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上下正在进行着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暴露了我国生态环境治理和重大疫情防控方面存在的问题,需要我们从我国生态环境治理现代化的视角进行认真的反思,并在重大疫情防控中树立科学的生态环境治理观。当然,如何在重大疫情防控中树立科学的生态环境治理观,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重大的实践问题。笔者认为,必须“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1]。具体地说:补野生动物保护之短板,堵生态环境治理制度体系之漏洞,强重大疫情防控之弱项。

  一、“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为实现有利于重大疫情防控的生态环境治理科学化提供了新视野

  对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原因,许多学者从引发重大疫情的病毒来源和防控的速度、力度、适度等方面去研究,很少从生态环境治理观的视角去进行反思,没有把生态环境保护与野生动物保护联系起来,没有把人与动物(包括野生动物)的关系纳入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关系之中。这就造成了在现实的生态环境治理中,把人与动物的关系排除在生态环境保护的制度体系和执行机制之外,因而也就不可能从正确而又理性地处理好人与动物(特别是野生动物)和谐共生的角度,去全面思考重大疫情发生的各种原因及如何更为有效地避免重大疫情的再次发生。习近平在2020年2月14日主持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再次强调:“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1]如何做好这次疫情给出的而又能令人民满意的考卷,值得我们跳出既有思维模式去进行辩证而又创新的思维。这次重大疫情说明,有必要从“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视角,把人与动物的关系纳入生态环境治理范畴,树立科学的生态环境治理观。

  (一)“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的基本内涵

  “生命间性”这一概念缘起于地球所有生命所组成的共同体(即“生命共同体”)。关于“生命间性”的研究起步比较晚,研究的学者比较少,一开始主要从生命哲学的意义视角进行理解和研究,认为:生命间性“是指人类生命具有的不仅把自己思为生态的三重生命而且还用生命的理念看待、对待其他生命的一种生命特征”[2]68。这其中所说的“三重生命”是指生物性生命、社会性生命、精神性生命。但仅从生命哲学的视角理解“生命间性”显然是不够的,因为在众多的生命类别中,人的生命是最智慧的,能够主宰大自然中的其他生命,但其他生命只具有生物性生命,不具有社会性生命和精神性生命,不能主宰人类,因而需要从更广泛的生态意义上去理解和把握“生命间性”。也就是说,“生命间性”的概念更符合生态哲学发展的要求,是一种重要的生态哲学观,能够让我们更好地思考人与自然生命物种的边界及其和谐共生的关系,从而为实现生态环境治理现代化和有效防控人类重大疫情提供生态哲学观基础。从生态哲学意义上说,“生命间性”是指人与大自然的其他生命体之间既紧密联系而又具有各自的生命特性、需要人类对其他生命予以尊重的一种生态哲学观。“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强调“觉醒的生态意识”[3]95,要求人们要敬畏生命、尊重大自然各类生命体的生命权利和生存秩序。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还特别强调要“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1]。加强生物安全风险防控,首要的是要树立“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把生态环境治理与重大疫情防控紧密地结合起来。

  (二)“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是对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生态哲学观的传承和对西方“人类中心主义”哲学观的反思

  “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有其演化和发展的过程。中国古代生态哲学观强调“天人合一”,要求人们“道法自然”,缘于生产力低下和愚昧无知而对自然作出的膜拜和顺从,总体上属于后人所提出的“自然中心主义”,强调人应该在尊重和顺应自然的基础上与包括其它生命体在内的大自然达成和谐与统一。在“天人合一”生态哲学观主导的社会里,动物得到有效的尊重和保护,不同生命体之间的主体性及主体间性得到了自在自发自为的呈现。如《孟子》里有“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论语》中也有“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甚至我国佛教一直强调不杀生。而在西方社会,一直盛行着“人类中心主义”的哲学观,这种哲学观把满足人的需要作为目的,把除人之外的大自然作为手段,因而本质上属于以征服、掠夺大自然为目的的反生态的哲学观。西方社会很早就相信“大自然是为了人的缘故而创造了所有的动物”[4]。对于这一点,可以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中得到证明:“经过驯养的动物,不仅供人口腹,还可供人使用;野生动物虽非全部,也多数可餐,而且[它们的皮毛]可以制作人们的衣履,[骨角]可以制作人们的工具,它们有助于人类的生活和安适实在不少。如果说‘自然所作所为既不残缺,亦无虚废’,那么天生一切动物应该都可以供人类的服用。”[5]23这一哲学观到了近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为资本家野蛮掠夺自然、追逐高额利润、造成严重生态危机的同时,也造就了资产阶级贪婪挥霍、荒淫无度的糜烂生活。也正因为人类对自然的不尊重、对自然的野蛮掠夺和挥霍,导致了西方社会曾经非常严重的生态危机,并造成了诸多导致无数人和牲畜死亡的生态环境公害事件,其中也有一些因为生态环境糟糕和退化而导致的各种传染病毒疫情,如14-17世纪发生于欧洲的多次传染病毒疫情都与生态环境的恶化有关。为此,恩格斯专门告诫人们:“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6]313

  (三)“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是对西方包括动物保护主义者在内的生态哲学观的辩证借鉴

  随着西方生态危机日益严重,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反思“人类中心主义”的哲学观,并从生态环境保护的层面思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关系,形成了“动物保护主义”“生物中心主义”“生态中心主义”等的生态哲学观。其中,“动物保护主义”是与本文主题直接关联的,因为导致人类重大疫情的病毒,原本与我们人类无关联,但由于不注重动物保护特别是野生动物保护,造成了寄宿于它们身上的病毒有机会感染人类并造成人类社会可怕的瘟疫。当然,动物保护主义者在最初提出“动物保护”这一理念时,主要还是基于部分动物(比如狗)对人类有某种感知能力甚至有某种亲密、依赖和忠诚的情感,要求人们必须尊重它们对自身生命的渴望和权利。也有一些动物保护主义者认识到大自然存在一条生物链,对于濒危或趋于灭绝的野生动物必须予以保护,以保证生态的平衡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关系。当然还有少数激进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将动物保护泛化到所有动物上,这就走了极端。因为,野生动物是否需要保护,要看某种野生动物的数量是否有利于生态平衡和人居生态环境的安全。总之,虽然“动物保护主义”的相关观点并不完全属于生态哲学,有些属于生命哲学,但从他们的相关观点中,我们感受到了人与其他动物之间存在着生命间性。申言之,要有效防控重大疫情,必须树立以“生命间性”生态哲学观为指导的科学的生态环境治理观。

作者简介

姓名:耿步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