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自我保护与乡土重建——中国乡村建设的源起与内涵
2020年03月14日 10:07 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20年第1期 作者:潘家恩1 吴丹1 罗士轩2 温铁军 字号
关键词:乡村建设;自我保护;乡土重建

内容摘要:

关键词:乡村建设;自我保护;乡土重建

作者简介:

  [摘要] 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历史先声。借助波兰尼“自我保护”与费孝通“乡土重建”视野,有助于挑战“就事论事”“好人好事”及“成败论”这三种常见处理,在“脱嵌”和“回嵌”状态下思考乡村建设的源起、内涵及张力,探索一种理解百年乡村建设的新角度,同时进一步理解乡土社会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的复杂反应。乡村建设作为“去乡土化”普遍趋势下的“再乡土化”探索,虽然在内容、形式和效果上充满差异,但却有以下基本内涵:与乡土紧密结合并充分互动,促进各种发展要素向“三农”回流,努力改变乡土长期被当作“问题”和“对象”的状况,对乡村遭受破坏和不可持续困境进行积极应对与创新探索。

  [关键词] 乡村建设;自我保护;乡土重建;源起;内涵

  [基金项目]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乡村振兴战略实施路径研究”(18JZD030);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教师科研创新能力提升专项“乡村振兴战略实现机制与历史经验研究”(2018CDJSK47XK13)。

  [作者简介] 潘家恩(1981-),男,福建宁德人,哲学博士,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吴丹(1988-),女,江苏南通人,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罗士轩(1992-),男,四川广安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研究生;温铁军(1951-),男,北京海淀人,管理学博士,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实践是理论之源”。如果回到历史视野,乡村振兴战略其实有着逾百年的探索积累。虽然在内忧外患的特殊时代背景下成效有限,然而却内在体现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的国情自觉与实践担当,同时也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教训,可为当前我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十分有益的历史借鉴。

  关于乡村建设已有不少研究,比较常见的是通过代表人物经历、言行与思想以呈现不同层面的乡建实践;也有学者结合乡建各派展开整体性研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类型分析与定位评价,尝试为这场影响深远的历史实践给出理论解释。可以说,乡村建设无论在民国还是在当代,一直受到学术界的普遍关注。然而现有研究在取向上仍较多拘泥于革命或现代化话语框架内部,常将乡村建设视为“改良派”的对应物而标签化,多以理想化后的实践为讨论对象,并以成败效果为评价的主要导向,由此容易落入“好人好事”和“就事论事”陷阱,从而不利于对实践内部张力、深层意义等复杂性的把握与整体性呈现。

  笔者在开展学术研究的同时,长期参与当代乡村建设一线实践,认为应该“跳出乡建看乡建”,打破历史与当代实践在时空和叙述上的割裂,尝试以新的视野重新理解乡村建设的源起与内涵。

  一、理论视野:乡土社会的保护与重建

  卡尔·波兰尼在《大转型》中提出了“双向运动”(Double Movement),通过对百年历史的宏观分析,他认为:以激进与乌托邦为特点但表现各异的“正向运动”狂飙突进,但其相应的“自我保护运动(反向运动)”也同样宽广地存在着。它可能包括“人的反抗——劳工运动、自然的反抗——农业人口的土地保护运动和现代的‘绿色运动’、金钱的‘反抗’——商业钱的周期波动与中央银行制度的建立”[1]。“正向运动”虽然强大,但实际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获全胜”,其在不同层面上都遇到“自我保护运动”多形式的制衡。

  如此“双向运动”同样有助于我们对全面现代化、城市化和工业化背景下对乡村处境进行理解。波兰尼就在该书中以十九世纪的欧洲史为例,认为正是保护主义的“反向运动”实际上“成功地使欧洲乡村稳定下来,也成功的削弱了那个时代的灾祸朝城市蔓延”[2]。回到中国,近代中国同样存在着以“百年激进”为特点的“正向运动”及想象[3],具体到“三农”领域其表现为:脱离基本国情与来自生态、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限制,坚信大规模、快速、自上而下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导向的现代化发展。然而,对于以原住民性质的农业人口占绝大多数、并以农业文明为主要载体的乡土中国来说,这种“去脉络化”的激进“正向运动”既产生出“三农”危机这样的后果及极端表现形式,也遭遇着来自“三农”各种直接及衍生形式的“自我保护”。

  根据波兰尼的理论,就像被拉开的橡皮筋存在着巨大的张力,“自我保护运动”广泛和全面发生在无数毫无联系的问题上,行动所针对事项的多样性让人目眩。同时,波兰尼认为,不是“反向运动”本身将取得胜利,而是“正向运动”建基其上的乌托邦假设本身的虚拟性[4]。当然,我们不应“浪漫化”地看待这种“自我保护”或顾名思义地将“自我保护”理解为完全积极意义上的“还原论”——就像橡皮筋崩断,其同样可能产生更大的破坏或危险的政治经济停滞[5]。也可以说,“双向运动”非在不同时空中割裂发生,而是在现实的政治、经济、文化领域进行着充分地互动。

  需要指出的是:笔者认为“双向运动”与“双向运动视野”需进行一定区分。因为波兰尼意义上的“双向运动”实际上一直存在着,但我们却经常只有“单向运动”这一不完整的视野,它既可能是由“正向运动”所主导,也可能在特定时空与脉络下较多体现着“反向运动”的影响。因此,“双向运动视野”需“左右开弓”的对各种片面认识保持着批判与自觉,在分析方法上通过脉络化,回到历史本身,深入其中的社会基础与内在张力。本文希望借助该视野及“自我保护”“脱嵌”“回嵌”等概念,进一步讨论乡土中国现代转型过程中的相关议题。

  既然聚焦乡土,自然离不开中国本土的相关理论资源。在《乡土中国》之后,费孝通继续写作了《乡土重建》,书名既可以说是作者在思考乡土中国如何面对现代转型这一重大现实问题的核心,也是其基于对当时乡村建设实践深入观察后的反思与推进[6]。虽然两书重点和影响不同,但都一以贯之着作者对乡土性的强调,体现着国情意识与文化自觉,其间既充满着反思性辨析,也包括建设性主张。在费孝通看来,所谓“乡土重建”不仅包括其在书中提及的“乡土工业”“农民合作组织”“农工混合的乡土经济”“新技术”等实务层面上的内容,以及因敏锐的乡土自觉和整体性视野而带出技术或经济的社会维度,更包含着其对合理可持续之城乡关系和新社会结构的追求,体现着其对现实两难和各种限制所保持的清醒认识。

  将“自我保护”与“乡土重建”这两种视野有机结合,希望有助于跳出一般就事论事或从微观处“锁定”乡村建设的常见做法,进一步理解乡土社会复杂且动态的反应,在“脱嵌”和“回嵌”状态下思考乡村建设的兴起、困境与可能,以及其动力与张力的主要来源。

作者简介

姓名:潘家恩1 吴丹1 罗士轩2 温铁军3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