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刘亚虎:彝族史诗在南方民族文学史上的地位与价值
2019年02月19日 14:54 来源:《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作者:刘亚虎 字号
关键词:史诗;彝族;夜郎;民族;英雄;嘎阿鲁;索折;部族;部落;支格

内容摘要:【摘要】在中国南方民族文学史的史诗板块中,彝族史诗首屈一指,代表着这一板块的水平,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形式。我感觉,在南方民族文学史的史诗板块中,彝族史诗首屈一指,代表着这一板块的水平。我这里摆着关于支嘎阿鲁的三个版本:四川大凉山彝区流传的创世史诗的《勒俄特依·支格阿龙》,云南楚雄州流传的史诗《阿鲁举热》,黔西北彝区流传的英雄史诗《支嘎阿鲁王》。史诗有个“史”字,必然与史有关系,如何把史升华为史诗,彝族《夜郎史传》《俄索折怒王》等提供了范例。在我撰写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通史》南方部分里,“魏晋南北朝”段彝族史诗等彝族文学占了绝对优势,其他段彝族文学也不少。

关键词:史诗;彝族;夜郎;民族;英雄;嘎阿鲁;索折;部族;部落;支格

作者简介:

  【摘要】在中国南方民族文学史的史诗板块中,彝族史诗首屈一指,代表着这一板块的水平,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形式;《支嘎阿鲁》——史诗形态内在生命力的璀璨显现;《夜郎史传》《俄索折怒王》——历史上乘的史诗艺术表达。

  【关键词】彝族史诗  南方民族文学  地位  价值

  这几年撰写《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通史》,用了大量的时间通读南方31个民族的作品,重点阅读彝族、傣族的东西。我感觉,在南方民族文学史的史诗板块中,彝族史诗首屈一指,代表着这一板块的水平。具体感受有三点:《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形式;《支嘎阿鲁》——史诗形态内在生命力的璀璨显现;《夜郎史传》《俄索折怒王》——历史上乘的史诗艺术表达。

  一、《梅葛》《查姆》——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形式

  南方民族多山,创世史诗多带“山”的特点;而最“山”的是川滇黔一带的彝族,他们的创世史诗《梅葛》《查姆》等体现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形式。

  我曾经把典型的南方山地民族创世程序列了一个表,就是:

  分开天地,创建雏形——把天弄大,地弄小,使天能盖住地——修补天地的缝隙和窟窿——用动物肢体或其他材料撑天托地,把摇晃的天地稳住,同时确立宇宙空间方位——创生万物,完成创世的任务——厘定时间秩序,区分黑夜、四季——抵御祸患,重整遭受破坏、失序的宇宙。

  这些过程,可以说彝族的创世史诗《梅葛》、《查姆》(1)体现最全面。试着展示一下:

  分开天地,创建雏形

  南方各民族创世神话里,天地分开不少源于气态本原自身二元对立的运动。天地分开后是创建雏形。《梅葛》叙述,远古的时候没有天,没有地,格滋天神要造天,他放下九个金果变成九个儿子,其中五个来造天;格滋天神要造地,他放下七个银果变成七个姑娘,其中四个来造地。

  这里是家庭形式的创世组合,带浓厚的东方文化色彩,与东方农耕社会的生产多以家庭为单位相联。

  拉天缩地

  彝族等民族居处大都山高坡陡,易受雨水侵蚀、地震撼动,造地常需初造、受损后再造,故他们的创世神话,有初创、多次再创的过程。第一次再创就是拉天缩地。《梅葛》叙述,由于造天弟兄天天吃喝玩乐,天造小了;而造地姊妹勤勤恳恳,地造大了,天盖不合地。于是格滋天神

  请阿夫的三个儿子,抓住天边往下拉,把天拉得大又凹。

  放三对麻蛇来缩地,麻蛇围着地边箍拢来,地面分出了高低。

  还放三对蚂蚁咬地边, 三对野猪、大象来拱地,这样,天拉大了,地缩小了,天地相合了。

  补天补地

  第二次再创是补天补地。《梅葛》叙述,打雷来试天,地震来试地,试天天开裂,试地地通洞。于是格滋天神叫五个儿子补天,四个姑娘补地,他们

  用松毛做针,蜘蛛网做线,云彩做补丁,把天补起来。

  用老虎草做针,酸绞藤做线,地公叶子做补丁,把地补起来。

  撑天托地

  第三次再创是撑天托地。《梅葛》叙述,补好的天还在摆,补好的地还在摇,公鱼捉来撑地角,母鱼捉来撑地边。用虎的脊梁骨撑天心,用虎的脚杆骨撑四边。其中的“天心”、“四边”,就有宇宙空间方位的功能。

  创生万物

  《梅葛》叙述,天撑起来了,地也稳实了,但天上什么也没有,地上什么也没有,格滋天神让造天五弟兄勾住老虎,左眼作太阳,右眼作月亮,虎须作阳光,虎牙作星星,虎油作云彩,虎气成雾气,虎心作天心地胆,虎肚作大海,虎血作海水,大肠变大江,小肠变成河,排骨作道路,虎皮作地皮,硬毛变树林,软毛变成草。

  厘定时间

  南方各民族创世神话,多以日月创生及运行表现昼夜时光、冷热季节的厘定。《查姆》叙述,神仙之王涅侬倮佐颇,

  派龙王罗阿玛,去到太空中,种活一棵梭罗树,……白天不开花,夜晚白花鲜。派(长子)撒赛萨若埃,到一千重天上,种棵梭罗树,……树花白天开,日日花开照人间。

  白天、黑夜两朵花,轮流开在太空间。白天开花是太阳,夜晚开花是月亮。……两花轮流开,两花难相见。

  有了太阳月亮,“从此天地不混沌,昼夜辨得清,四季分得明。”“天时”就此形成。

  可以说,彝族《梅葛》《查姆》基本覆盖了南方民族创世史诗的创世程序。

作者简介

姓名:刘亚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