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曹顺庆:中国古代文论建设的路径
2018年05月14日 09:42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曹顺庆 字号
关键词:中国文论;文论话语;文学理论;西方文论;风骨;学者;中国文化;声韵;文言文;白话

内容摘要:从我读研究生开始,就知道学界有一个共识:中国古代文论是博物馆里的东西,是秦砖汉瓦,是学者案头的资料。中国古代文学理论话语真的没有言说能力吗?第一,当他们说“转换”的前提就是否定中国文化与文论,就是因为中国文化与文论在当代不行了,才需要转换。中国文论明明有体系,为什么被研究成为没有体系——西方文论话语霸权。中国没有哲学,中国没有对人的终极关怀,或者干脆说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宗教、没有诚信、没有礼貌!今天我要说,重塑文化自信,才可能重塑中国文论话语!中国古代文论建设的路径,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中国古代文论的古今通变。中国话语的运用,古代文论话语的运用,今天不能用吗?所以,我再次强调,重塑文化自信,才可能重塑中国文论话语!

关键词:中国文论;文论话语;文学理论;西方文论;风骨;学者;中国文化;声韵;文言文;白话

作者简介:

  从我读研究生开始,就知道学界有一个共识:中国古代文论是博物馆里的东西,是秦砖汉瓦,是学者案头的资料;不能评论现当代文学作品;不能参与现当代文论的理论建构。那么有一个问题,活了几千年的中国文论,为什么会死在现当代?为什么我们只能以西释中?甚至只会以西释中?中国古代文学理论话语真的没有言说能力吗?这些问题必须理清。

  很久以前,学术界有人认为,中国文论话语体系建设的路径是“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但是,今天我要指出:这是一个误导中国文论话语建设的口号!第一,当他们说“转换”的前提就是否定中国文化与文论,就是因为中国文化与文论在当代不行了,才需要转换;因为中国文化与文学在当代没有用了,必须进行转换!第二,用什么来转换?那就是用科学的理论来转换。什么是科学的理论?西方理论。显然,根本原因还是西方理论话语权。所以,第三,中国古代文论就是被这样的“转换”整死的。中国文论明明有体系,为什么被研究成为没有体系——西方文论话语霸权。

  比如说,中国古代文论术语范畴“风骨”,有的认为风是内容,骨是形式。有的反过来,说骨是内容,风是形式。还有人说,风既是内容,又是形式。另外,有人用西方的风格来诠释风骨,等等。但讨论了半个世纪,风骨仍然是“群言淆乱,而不知折衷谁圣”(香港学者陈跃南语)。其实《文心雕龙》里面讲得非常清楚:“夫翚翟备色,而翾翥百步,肌丰而力沉也;鹰隼乏采,而翰飞戾天,骨劲而气猛也。文章才力,有似于此。若风骨乏采,则鸷集翰林;采乏风骨,则雉窜文囿:唯藻耀而高翔,固文笔之鸣凤也。”里面用三种鸟的意象说得很明确:风骨是力量与气势之美!所以,风骨明明是清晰的,却被说成是混乱的、不清晰的、不科学的。中国古代文论明明有体系,却被说成是没有体系。关键就在西方文论话语霸权。

  我不是说西方文论不可以阐述中国文化。西方文论可以阐述中国文论。中国文论有没有体系?这是一个非常明白的事情,可实际上有一种思维模式一直在蔓延。中国文论没有体系,中国没有悲剧,大家去看看朱光潜《悲剧心理学》。中国没史诗,大家去看看《格萨尔王传》《玛纳斯》《江格尔》。中国没有哲学,中国没有对人的终极关怀,或者干脆说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宗教、没有诚信、没有礼貌!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论调。这些论调多少年来已经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影响。长期以来我们说古代文论话语要“转换”,其实就是自我否定、自我取消,这种文化自卑、文化自戕、文化自灭在我们学术研究中是很严重的。今天我要说,重塑文化自信,才可能重塑中国文论话语!

  我本来是搞比较文学,我非常赞成我们的文化开放,非常赞成向西方学习,西方确实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但是,这个问题几十年来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外国学者也有这样的看法,包括于连对刘若愚的批判。法国学者弗朗索瓦 · 于连说:“我们正处在一个西方概念模式标准化的时代……这使得中国人无法读懂中国文化,因为一切都被重新结构了。中国古代思想正在逐渐变成各种西方概念,其实中国思想有它自身的逻辑。”所以很显然,古代文论的现代转化,我今天要指出来“此路不通”! 那么,我们需不需要转化? 要! 中国古代文论建设的路径,我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中国古代文论的古今通变;第二,西方文论的中国化;第三,走向世界的中国当代文论。

  今天主要讲讲中国古代文论的古今通变。我认为古代文论仍有活力,仍然有生命力。很多人认为古代文论在今天没有生命力了,没有言说能力了。有几个讲法:第一,因为古代文论在当下没有语境。因为古代文论都是文言文。错! 其实,中国古代文论一样有白话,我们古代有白话的诗歌,也有白话的文论,白话的哲学理论。大家去看《朱子语录》,去看看金圣叹的小说评点,就知道了。

  第二,古代文论在当下不能够用于文学批评。错! 中国文学批评跟古代文论是同一个吗? 多少人在学古代诗词? 古人诗词用什么理论? 中国古代文论所讲的,我们写诗词讲对仗、讲声律、讲押韵,这些东西西方人都不能讲。声韵美是汉语诗学的特色,外国人学汉语,最难学的就是声韵。他们讲中国话没有声韵。比如说他们讲普通话,比如说他们讲“今天我在这里发言”,他们没有声韵。中国古代文论不仅在古代诗词写作、古典戏曲、古代画论存在,在当代仍然有它的作用。我们的 《文学理论》 教材完全可以把中国古代文论放进去。举个例子,我们现在的文学理论教材不讲中国古代有文学起源论。中国古代没有文学起源论吗? 《文心雕龙》 第一篇文道论,就是文学起源论。为什么不可以用呢?

  第三,又有人说古代文论不能够用于当下的文学理论研究。错!中国话语的运用,古代文论话语的运用,今天不能用吗? 大家看看钱钟书的 《谈艺录》 《管锥编》。《谈艺录》 的名称就是古代的。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那不是全是中国话语吗? 文言文也好,白话文也好,在古代也用,在今天也用。所以,融会中西应该是我们今天重建中国文论话语的重要途径。古今通变,古代文论可以通,也可以变。通,是在当下的应用;变,是西方文论的中国化,比如王国维就使西方文论中国化,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楷模。所以中华文化近代以来发生危机,到今天我们还在为“失语症”所困扰,我认为我们自己有重大责任!

  最后,我认为超越西方文论,走向世界的中国当代学术话语——变异学,这也是我最近提出来的一个概念。这种变异学,是我们的文化与西方交融、通过文化与文学的他国化,在碰撞交流的基础之上催发新的文化现象,从而实现文化的变异与创新。所以,我再次强调,重塑文化自信,才可能重塑中国文论话语!

  (作者为欧洲科学与艺术学院院士、四川大学资深教授、长江学者)

作者简介

姓名:曹顺庆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