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周一良学日语:大学者下“苦功”
2015年07月23日 01:14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李卫民 字号

内容摘要:大学者周一良通晓数种外语,甚笃汉学,学贯中西。周一良先生学日语,出自其父的安排,周叔弢老先生认为,日本是中国近邻,日语的作用不容忽视。

关键词:日语;学者;傅雷;生字;苦功

作者简介:

  大学者周一良通晓数种外语,甚笃汉学,学贯中西。20世纪三四十年代在魏晋南北朝史领域用功颇深,50年代以后由于任务多歧,研究涉及诸多方面,70年代末以后重理旧业,为推进和深入魏晋南北朝史的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周一良先生一生嗜书,并喜欢在书籍上题写感想,60余年的积累,经后人整理、汇编成书,以《周一良读书题记》为名行世。通读全书,老学者勤恳治学的情景,令人触动,他多年认真学习日语,不断购阅日语语言读物,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周先生在14岁时开始学习日语,他的父亲周叔弢先生先后聘请两位旅华日本人担任家庭教师,周一良先生的日文,不仅很快入门,而且开始攻读日本古典文学名著,1930年他进入燕京大学,选修日文课,周先生自承,这对他来说“是白拿学分的课程了”。由这样的表态,也可看出周先生的自信了。但是,通读《周一良读书题记》,周先生并未认定自己的日语已彻底过关,恰恰相反,他一直坚持日语学习,故此时常购买日语语言学习读物,并认真阅读、研究。

  早在1927年,周先生就购阅一本日文原版俗语解释手册,他认为,这部书对于中国的日语学习者“读会话读本及阅小说”甚为有益,如果将书中内容熟读深记,更可掌握大量教科书中未曾涉及的日本的通俗生活用语。买到此书,周先生如获至宝,他还感叹,“惜近日我国习英语者尚无此一册也”。1987年12月,周先生又购买北京出版社刚刚推出的《日文书信大全》,1993年,他将此书通读一过,认为“颇有用也”。60余年间,周先生由初入学苑的新人已成为中外公认的学术权威,但是,对于日语语言学习,并未有所放松,诚心正意,苦下功夫,令人赞佩,也令人惊异,起点甚高的大学者,何至于此?

  为何苦下功夫学习日语,周先生并未明确说出缘由。《傅雷家书》中的一个片段,似乎有助我们理解。1960年代初,傅雷正在翻译巴尔扎克的《幻灭》。他在信中告诉傅聪,在通读原著之后,感到其中生词不少,他将生词全部抄下,“共有一千一百余生字”,他定下计划,“发个狠每天温三百至四百生字,大有好处”,傅雷还有进一步反思,“我也后悔不早开始记生字的苦功。否则这部书的生字至多只有二三百”。当然,如果“只有二三百”生字,傅雷也会逐一摘抄、记诵的,因为他明确表态,“我虽到了这年纪,身体挺坏,这种苦功还是愿意下的”。傅雷的这段表态,引人深思。傅雷早年留法,归国后一直从事法国文学经典翻译工作,未曾生疏法语,但是,仍然时有功力不济之叹,不能不进行补课、复习。可见,大翻译家维持自己的外语水平,也非易事。

  与傅雷一样,晚年的周一良先生也未停止细琐的语言学习。1970年代末,周先生曾通读《例解日语辞典》两遍,“第一遍摘记成语及谚语,第二遍注意拟生词及重叠词,同时摘记用汉字而意义全无关者”。在周先生看来,细琐、繁杂的记诵功夫,实有必要,“华人学日语,尤应特别记忆此中词汇”。如此言论,出现在著名历史学家周一良的晚年的读书题识,实令人多生感慨。

  周一良先生学日语,出自其父的安排,周叔弢老先生认为,日本是中国近邻,日语的作用不容忽视。周一良先生将日语学习坚持下来,对此,他自己也很满意。当然,“坚持”二字,说着容易,落实下来,是需要下很多“苦功”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