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欧洲中古战争叙事模式之转捩
2015年07月06日 08: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7月6日第760期 作者:李隆国 字号

内容摘要:从古典史学向中古史学(基督教史学)的转变,通常被视为断裂。中古史学作品因其特有的历史记忆方式和文本编写形式而具有独特价值,因此,需要从新角度考察古典史学向中古史学尤其是中古早期欧洲史学的转变。

关键词:战争;叙事模式;欧洲;战争史;史学

作者简介:

  从古典史学向中古史学(基督教史学)的转变,通常被视为断裂。学者们倾向于站在古典史学角度,批评中古史学的宗教色彩,视基督教史学为西方史学史的衰落阶段。中古史学作品因其特有的历史记忆方式和文本编写形式而具有独特价值,因此,需要从新角度考察古典史学向中古史学尤其是中古早期欧洲史学的转变。本文以战争史为个案,试图说明这一转变是适应时代变迁的逐渐演变过程。

   战争是古典史学主题之一

  古典史学以战争为叙事主题,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色诺芬的《万人远征记》、凯撒的《高卢战记》和《内战记》、萨鲁斯特的《喀提林阴谋》和《朱古达战争》,莫不如此。西方史学之父希罗多德的《历史》亦名《希波战争史》,波利比乌斯的《罗马史》其实就是罗马称霸史。战争代表了最为剧烈的时代变化,古代战争史以帝王将相的奇谋异策、排兵布阵、各种演说为焦点,充分展示战争胜败背后人的谋略。

  随着3世纪末基督教史学的兴起,教会史(即圣史)逐渐成长。基督教史学之父尤西比乌斯的《教会史》、《巴勒斯坦殉道者列传》、《君士坦丁传》,似乎都表明他聚焦于圣史,对俗史不那么感兴趣,从而对战争似乎非常忽略。但是,他在描写另外一种形式的战争,即宗教冲突,尤其是异教徒与基督徒之间、正统教派与异端之间的生死决战。

  4世纪末,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日益成为罗马人的信仰。另外,罗马帝国末期,内外战争频仍,如何讲述战争,越来越成为基督教史家必须处理的历史主题之一。5世纪初,受奥古斯丁所托,西班牙教士奥罗修所著的《反异教徒史》,即以战争为母题之一。他将战争作为社会苦难来处理,其著作属于俗史,与教会史仍是并列关系,虽然他已经意识到,皈依基督教使得这种灾难有所减轻。

  战争叙事模式转变

  此后百年,蛮族进入罗马帝国,各自建国,战争与之相伴随。罗马帝国东西部不同的命运,不仅关系罗马军队的存废,也最终决定了以罗马军队为核心的古典战争史的命运。东部帝国对蛮族作战取得胜利,使古典战争史得以复兴,以普罗科比的《战史》为代表。随着罗马军队在东部帝国的延续,复兴的古典战争史也随之延续,一直持续到7世纪中叶。

  在罗马帝国西部,蛮族将领纷纷割地称王,罗马军队蛮族化,中央政府于5世纪下半叶消失,古典战争史也随之消亡。6世纪中叶,约达尼斯在君士坦丁堡撰写《哥特史》,自不免将战争作为蛮族历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论述匈奴国王阿提拉的战史之时,约达尼斯抄录了罗马帝国东部史家的描述,呈现出来的仿佛仍是古典式战争。但是,在他自己写作的部分,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式,没有作战双方排兵布阵的具体描述,战争过程往往被简化为一两句话。虽然该书充满战争,但是总体上却是列举蛮族王国史。

  在高卢地区,都尔主教格雷戈里全面发展了战争史这一母题,也重新处理了圣史与俗史的关系。他在《历史十书》(旧译《法兰克人史》)中开门见山地说:“决不使那些邪恶之人的攻击和好人的生平湮没无闻”,强调的是对教会和教堂的攻击。格雷戈里主要将战争视为对基督教堂的攻击,战争不再专属于俗史,而是与圣史密切相关。他所要记录的是以教堂为中心的新社会,有人攻击教会,更多的人则在保护、供养教会。从这个角度而论,格雷戈里确实创造了中古早期拉丁战争史的叙事模式。

  格雷戈里将战争大体分为两大类,一是统一战争或对外战争,二是内战。前者主要包括克洛维统一高卢,法兰克军队进攻意大利、西班牙和萨克森等地。内战则是法兰克诸王之间的争斗。克洛维皈依后打败西哥特人的统一战争是正义的,他不仅祈求圣徒的保佑,而且约束部下,不取百姓一草一木。在与教会的关系中,格雷戈里通过表现克洛维信仰虔诚、爱护教会,以体现其进行“圣战”的特性,说明他得道多助,被他消灭的其他国王则是失道寡助。

  教会成为战争叙事主角

  将战争叙事从战场上的交锋转化为对教会的攻击和侵害,战争主角也就从帝王将相变成了上帝、圣徒及各级教会领袖。上帝决定战争的胜负,是战争的终极根源。圣徒们干预着战争的胜负,在战斗中左右参与者的生命,减轻信徒受到的伤害。各级教会领袖则直接见证伤害和奇迹。在基督教史家笔下,主教和祈祷取代了帝王将相,主宰着战争进程。

  随着罗马军力的消失,这一决定性的辅助力量也从史家笔下消失。拉丁史家最终彻底放弃了古典史学的战争史叙事模式,取而代之的则是围绕教堂和教会安危的新战争史叙事模式。古典战争史叙事中的核心因素,如将帅谋略、各种演说、元老院决策、士卒用命等,被转化为次要因素,将帅、士卒转而成为辅助性力量。以主教为代表的教会领袖则成为主角,他们手中无兵,也不参战,但是通过他们的活动,将帅和兵卒为其所用。在上帝主宰的战争中,教堂的命运由堂区信众的虔诚信仰状况所左右。在这种叙事模式下,正是主教等宗教领袖团结信众、虔诚向主所形成的“人和”,以及宗教仪式为核心的宗教活动和政治活动改变战局,决定教堂和基督教信徒的命运。

  如果说古代希腊战争史是由战士完成的,古代罗马战争史是由元老来书写的,那么,中古早期战争史则是由教士和修士来完成的。在他们的笔下,教堂和堂区信众在战争中经受考验,教会在上帝保佑下不断发展壮大。大约从10世纪开始,教会逐渐拥有自己的军事力量。随着军事力量的变化,以教堂为中心的战争史,自然也必将改变其叙事方式。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历史学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